在比例代表制下凝聚共識是非建制派唯一出路

過去我們不會想到今天,為香港繁榮安定奠立重要基礎的廉政公署的功能受到挑戰,參選人被剝奪參選權,候選人被威脅棄選。回顧主權移交前,91直選起,民主派長期穩佔絕大部份議席,得票率近90%,作為英政府下極有力的抗衡力量。主權移交後立法局被解散,新立法會改比例代表制,市政局被解散,至今泛民得票率下跌至不足60%,減少了30%,當中由泛民轉向建制的不乏其數。假如我們不再尋求共識,民意將會被建制共識壟斷,香港將會繼續淪落。

香港人的共同意識,從六四事件後產生,至今已大量被中共後殖民主義及統戰策略打散得七零八落。比例代表制是破壞香港人共識的關鍵,造成政治光譜分散,影響傳統泛民士氣,同時屢受非傳統泛民膺懲。持續的拉鋸局面,社會問題因而散焦,難以集中解決。以往非傳統泛民不參與協調,甚至進行阻擊,加上本土派崛起令政治光譜進一步分散,在比例代表制下不利民主發展。部份候選人否定民主動力及雷動計劃,對共識型民主發展做成一定傷害。社會的確需要不同的聲音,但當意識形態的光譜被分散至各點,不單出現類似本土派間互相排斥的情況,創造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局面,亦同時令更多選民傾向中立甚至流向建制。

當世界失焦,/就必須有更宏觀的視野,追溯問題的開端。比如說銅鑼灣書店事件,在這類關乎香港人基本人權的事件上,真正有能力協助林榮基的,對涉及內地人權個案,擁有相關實務、資源及經驗的人,林榮基已很清楚交代。積重難反,以至此極,放下成見是第一步,唯有犧牲部份個人意志,凝聚更廣泛的共識。尤其看見本土派之間倒戈相向,背棄了本土意識形態實踐的行為。一些團體以民主大唱K否定六四晚會,卻不知道這種香港人持之以恆的共識,是對中共政權持續而有效力的抗爭。看看西藏自由音樂節,便知道即使是規模較小的活動,甚至這只是一個「唱歌」的活動,也足以長年影響北京的外交政策。

你可以不認同我們 但請尊重我們 也請你尊重自己的人格。

這兩天一直在金鐘通宵留守,有好多話想說,卻不知從何說起。每一晚,看見留守的戰友倦極在街頭席地而睡,看見更多比自己更年輕的學生都走了出來抗爭,我感覺到自己不再孤單,也看見了希望。
可是,左派人士及媒體不斷的抹黑,政府權貴不斷以失實理由去指控這次運動,甚至傷害示威者,著實令我非常憤怒,失望。真正的和諧,並不是社會只存在著一種 聲音,而是大家可以各自擁有一百種(甚至更多)的聲音,但卻可以互相尊重。有人說,我們走出來是「搞屎棍」、搞亂香港、阻人發達、或是收了錢走出來。我相 信各位戰友,包括我自己,都是精神正常的人,我們沒有「有床唔訓要走出黎訓街」,享受日曬雨淋或無啖好食的特殊辟好,更沒有搞亂自己的家這種想法。如果是 有錢收,請問那位金主能有如此雄厚財力令我們十多萬人走上街頭?
我們走出來,是為了抗議那個要我們袋住先的爛方案,我們怒吼,是為了控訴政府居然使用催淚彈對待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我們只想要一個真的普選,只想看見我們 的家,實現真正的民主。左派人士,你有你的看法,你有你去擁護你的中共或港共政府,但請你,尊重我們,不要再以粗言穢語謾罵,誣衊甚至傷害我們。有種的,就去現場走一次,不要常常看完了建制媒體失實的報道後便與三五知己一起思想上自瀆,說出希望解放軍清場或希望學生死光光的言論,這只會顯得你的無知及可憐。
那個荒謬至極的政府,包括不知所謂的689,我以你們為恥,當你們連不同意見都不能接受時,說什麼為市民服務?消防處高層,警察,你們是社會的公僕,卻淪 為當權者的工具,以失控的暴力對付示威者,又用無理的指控去抹黑這次運動,我為你們感到可恥。還有好些媒體,你們每天抹黑示威者,誤導市民大眾,企圖或意 圖為無恥的政權逆轉民意,請問有關媒體的工作者,你們對得住自己的良心嗎?或者,你們的良心早已泯滅吧!
每一日,我都在示威現場看見了無數疲憊的面孔,當中很大部分都是學生,若不是政府的無能無恥,我們需要走到街頭抗爭嗎?雖然我們不知道這次運動會否失敗告終,我們的理想能否實現,但是,我相信我們仍會盡最大的努力去爭取,我們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共勉之。

(寫於2014年10月2日)

當選擇電視節目的權利都失去我們還有什麼


無需理由,無需數據,亦無需民意。一個香港人期待已久的電視夢告終。南丫島海難,菲律賓人質事件,你可以說死的不是你襯人。幼稚園學位被搶掉,奶粉被搶掉,國民教育暗渡陳倉,你可以說未結婚產子又或子女已長大。梁振英黑金政治,陳茂波囤地,湯顯明貪污,張震遠商交所清盤,你可說別人的事與你無關。但當用搖控器選擇電視節目的權利都失去,你仍然視若無睹,相信你大概和咸魚已沒有分別,再也不必任何夢想。

從第一屆特區政策提倡文化藝術開始,十多年來政府不斷強調文化藝術。但十多年來政府做過甚麼?西九龍文化藝術區多年來只聞樓梯響。試圖立法限制二次創作。所謂活化工廈,就是封殺小型 Live House 及工作室生存,加快工廈收購,重建成創意產業無法負擔的甲級寫字樓。請不要告訴我旺角西洋菜街和國慶文藝晚會那些是文化藝術。如今香港連一個以娛樂節目及本地製作電視劇的電視台亦容不下。

近年已甚少看電視,家中的電視機也只不過用來看YouTube和影碟,接不接上天線再無意義,反正現有兩個免費電視臺的節目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欣賞價值。即使獲正面評價的《天與地》也從沒看過一集。盡管擺看電視已久,但無線電視以一套不合時宜的方式統計收視率,因而令我這類沒有收看電視只上網的網民也被計算在收視點內。雖然我沒有看過《衝上雲霄》,但卻無辜被計算在《衝上雲霄》的收視點中,躺著也中箭。原來瀏覽 YouTube 網站也會被計算在無線的收視點中。直至數年前政府主動邀請王維基投資建立全新免費電視台,並批出將軍澳工業邨空地興建電視廠。王維基當時決定將香港寛頻賣盤,專心發展電視業務。

現時香港電視已完成11部實景拍攝的電視劇集及多部資訊節目作為日後開臺儲備。他們集中資源投放在提高節目質素上,以電視劇為主,提升行內水平,亦大力投資在人材培訓。香港電視的電視廠面積比無線電視的電視城大一陪,設有領先亞洲其他地區的後期製作中心及全亞洲最大的錄影廠,大量使用荷里活級攝錄設備,支援 3D 及 8K 像素超級高清的製作中心。不過器材只是增加了可能性,最重要還是用心製作。請在 YouTube 尋找《警界線》的第一集,看看廖啟智的演技,看看本地劇集應有水準。故事表達和結構不是無線電視的流水作業可比,無論從製作質素及演員演技,都能看到香港電視是用心經營。

一說近四年,正當香港電視令文化藝術及創意產業帶來新的曙光,一眾忍受無線電視低質素電視劇的市民拭目而待之時,惡耗傳來。事與願違,政府宣布王維基的香港電視不獲牌照,行政會議以機密為由不公開有關原因。從事創意產業的我,對此消息感到無比震怒及痛心。這是香港演藝、電視、傳媒、文藝、創意產業最黑暗的一天。香港電視不獲發牌,損害的是每個香港人的切身利益。事件打擊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減少市場良性競爭,破壞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消息傳出後香港的信用評級即時下降,影響全港投資者。同時意味著香港已失去透明、合理及公正的投資環境。如果不是政治原因,唯一解釋是中央政府下令打擊香港投資者從而幫助上海早日打低香港挽回面子的手段。

近年韓劇和臺灣偶像劇大熱,港劇被比下去,質素每況愈下。本來香港演藝界有一個機會領導亞洲,甚至衝出國際,為香港增光。但在這個由一盤垃圾組成的梁振英班子下,廢官橫行,三無局長當道,行會垃圾廢人。當選擇電視節目的權利都失去時,我們還有什麼?

香港演藝學院畢不一樣的畢業禮



普遍華人社會教育,只著重灌輸,不鼓勵反思。造成家長拘泥傳統,盲目追求固有規則,令潛規則主導教育。對社會所發生,常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甚至未加以思考就隨便摧殘踐踏。種種規範欠缺解釋,在視代社會資訊流通的情況下,容易讓子女頓覺籠中鳥,造成叛逆。許多傳統上錯誤觀念和陋習在現代仍然未有改變。教育不等於是知識的傳遞,更重要是深層次的思考。前輩批判後輩的態度,往往欠缺獨立思維,純粹搬出前設,放棄思考,將一切標籤以取代思考,累積偏見便變成偏見,形成一道無形殺人武器。

看見一些父母對演藝學院畢業禮事件的批評,實在慨嘆不已。比如在「親子王國討論區」可以看見一種邏輯,即使畢業禮臺上頒授學位的嘉賓不是梁振英,而是強姦犯殺人犯色魔露體狂還是希特拉也應該保持尊重,尊重場合,向強姦犯鞠躬致謝。否則會被標籤為激進分子,破壞社會安靜。就像日本訪華對日軍侵華事件道歉時,毛澤東反過來稱讚日軍侵華的行為。不同的是前者出於禮教規範,後者出於主觀判斷。那些家長的論調將人性的自私表露無遺。

國家大事,事不關已,直至火燒眉毛,才為時已晚。比如說領匯事件事,當年大家都支持領匯上市,金錢充昏頭腦。但領匯成為今天糧油雜貨物價上漲的主要推手之一,市民才開始醒覺,反過來要求政府回購領匯。又或十年前特區政府解散兩個市政局時,大家不聞不問,不去分析解散後社會需要承受的後果,於是今天香港的廢物處理政策至今落後了十年,只能不斷擴展堆田區。直至今天堆田區要擴展至屯門及上水,才有人出來反對。

做人是否應該時刻反省和反思?什麼場合要尊重?「尊重」和「禮貌」是怎樣用?傷害社會的人,永遠不是那些獨裁的管治者,而是面對不公義而沉默不作聲的人。我明白為人父母後,想法會轉趨保守。但如果我們面對不公義仍然繼選擇沉默,最終受害者還是我們的下一代。這種保守力量是足以摧毀香港。所有學生都是未來的主人,我們硬將自己的想法套用在他們身上,又正確嗎?社會的進步不是墨守成規。閱讀魯迅的《狂人日記》當闡明社會儒家禮教,而其他思想即可能被排除,人吃人一再重復。被殺的繫囚安排為一個革命者而受苦,為群眾獻出生命,而群眾卻不理解,不知他為百姓而犧牲。

對夏瑜的母親來說,兒子的死也只是冤枉。束縛中國人數千年的禮教,一些禮制意義正面無人彫啄。然而一些禮制已經過時,如三綱六紀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父權婚姻早已被當代社會普世價值戳破。由先秦老莊,魏晉竹林七賢,清儒戴震再到民國五四運動處處都是對禮教的反思。其中又以宋明理學受最多批評,比如三從四德及將女人貞節作為基本道德規範。儒家的傳入,促使日本成為全世界最講究禮教的國家,卻也造成無形壓抑。生活講求細節,也被太多潛規則枷鎖,客人飲一杯茶也有繁複的禮儀。彬彬有禮的形象背後,卻又充斥矛盾。這種壓抑,導致自殺率及抑鬱症高企,間接產生蓬勃的色情文化和漫畫禁忌戀愛文化,直接挑戰道德,形成兩極化的局面。舉個例子,在日本的地鐵車箱,要注意言行舉止,盡量避免談電話及高聲說話。另一方面,如果你讓坐給長者,卻又可能對他們造成困擾。長者會感到愧疚,不會欣然接受。日本文化深受儒學理學學派影響,大和民族尊崇階級觀念,不同輩分之間溝通有專用敬語。前輩優待長者,長者可能會以為自己被藐視為弱者。心事不能隨便與輩分不同的人分享,即使與同輩朋友分享也可能被視為弱者。真實情感被壓抑。

夏瑜之死非冤枉。書生晴耕雨讀,百姓日出而作。沒有一本通書可以用到老。在人吃人的社會,禮教吃人,只有狂人是被吃。如果你以為他們只是搞行為藝術,也大錯特錯。在商科學院,可能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但在演藝學院,學生有更多反思的機會。因為藝術本身就是集體或個體對事物的反應投射,藝術不同商科的理性推論,需要更多感情思考及判斷分析。社會之所以會進步,不是用計算機計算出來,而是因為有這些勇於以不同手法表達自己的學生。演藝學院畢業禮事件,畢業學生的行為實行了對禮教的反思,就如《狂人日記》一樣,代表的是希望與憧憬。因為學生們對未來有希望與憧憬,才會犧牲自已,即使背負千夫所指。

不必教我如何愛國

12萬人包圍政府總部要求立即撒回國民教育。  photo by BOSSCHU
關鍵的時刻,香港人仍然會懸崖勒馬。從 2003 年反對 23 條到 2012 年反對國民教育。這幾天打開社交網站,氣氛變得嚴肅,一些向來只會分享吃喝玩樂事的朋友,不約而同表態反對國民教育。在反國民教育集會中,遇見不少向來不會參加社會運動的朋友,證明國民教育這個議題已喚醒社會的關心。香港的年輕一代仍然是熱心和抱有公民責任。為人父母的,見到他們對未來的抱負,應該多加關心和支持。香港是一個資訊流通的社會,不同內地實行資訊封鎖及愚民政策,推行國民教育必然會碰釘。香港人有的是公民智慧,因此,我們反對國民教育,反對指鹿為馬,反對將道德、愛國和愛黨混為一談。

每個人都曾經愛上一個不愛你的人,記得那種滋味。有天想抽身離開,才發覺不能自拔。有時,愛情是一場賭博,要面對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愛不是「教」出來,需要用心感受,完全發自內心。當國民教育將內地的執政集團形容為無私、進步和團結,猶如此地無銀三百兩。硬推國民教育,欲蓋彌彰,更暴露出當權者心虛逃竄。盲目地愛一個人,輕則渾渾噩噩光陰虛度,重則感情受創遍體鱗傷。盲目地愛國,輕則一面吃地溝油飯菜一面感謝國家領導人,重則造成納粹、法西斯、軍國主義、大饑荒等生靈塗炭的民族災難。

港英政府令香港避過文革一劫,令中華文化的精髓得以在香港保存,雖然當時香港為殖民地,但港英政府將中國歷史科列入中學必修科。所以香港人在殖民統治下並沒有忘記自己是一個中國人。我們知道大躍進運動引致三年大饑荒,而不是像內地說成的三年自然災害。我們知道孫中山推翻滿清統治,而不是像內地將辛亥革命歸納為共產黨功積。國民教育一面倒推崇內地執政集團,與講求質性研究與論證的中國歷史有衝突。從中可看到教育局推行新高中學制時殺掉中國歷史科的目的是為國民教育鋪路。

教育的真諦,是希望學生能多角度認識事物並從中反思。歷史的意義,是希望人們能從歷史的錯誤中學習。政府推行的國民教育不單做不到以上兩點,而且沒有事實和理句支持。我們的政府已經去到顛倒是非的地步,一意孤行洗腦教育。

今天,當全港市民在熱烈反對國民教育之際,深港合併計劃已經暗地推行,新界北清拆工程即將開始。到時將有 80 萬內地人免簽証通關來港定居,面對的問題不單是洗腦,而是文化侵蝕,香港價值被消失。同時一簽多行和五號方案暗渡陳倉,香港局勢變得更險峻。如果我們容許國民教育,下一步面臨的是社會的失落。

人民對國家的認同,從來不是依靠洗腦的愛國教育。國家對人民好,人民自然認同。如果國家是好的,國民教育根本沒存在的價值。最佳的國民教育,是重新把中國歷史科列為初中必修,而不是利用國民教育科去污蔑中國歷史。用心去愛你愛的人,用心去愛你愛的國。我愛中國,我愛魯迅,我愛艾末末,我愛劉曉波,我愛趙連海。因為他們最關心我們的下一代。

名存實亡的香港警察

全球首創之「井底式」示威區。
問心無愧乃做人基本厚道,作為警察,更應秉公無私。可惜,曾偉雄領導下的香港警察已經失去個人判斷力,事非不分,助紂為虐,淪為政府權力下的管治機器,架勢十足卻欠缺靈魂。警察職責應是維持公共安全,他們卻非要得混入遊行隊伍破壞遊行人士的秩序,意圖向廣大市民製造一個遊行人士負面的形象。2005年,警察向示威的韓國農民施放胡椒噴霧,事後主動提供清水給他們清洗。曾偉雄上任後的2012年,警方先行切斷附近的自來水,然後才對示威和採訪的記者施放胡椒噴霧。新型胡椒噴霧傷害力比過去強 8 倍能飄散於空氣中而不易被察覺,並吸附於衣物及人體上難以洗掉。同時警方設立的示威區以比人更高每個重兩噸的巨型水馬重重包圍,每個人的空間只限原地踏步,如同要求市民在井中遊行。若傳出去,必成國際笑話。

從記者拍攝胡錦濤車隊時被空中的飛虎隊狙擊手狙擊,到提問六四被警察帶走問話,後有警長發脾氣襲擊採訪他的記者們,再到下午大批記者被胡椒噴霧擊中。筆者那天看新聞台的時候,鏡頭突然被椒噴霧殃及,畫面被遮掩,甚感無奈。明顯警方在試探可行最高的手段阻隔新聞採訪,行動直接破壞香港的新聞由。再看看那狹小的示威區,外界根本只能從較高的位置看見示威的情況,證明香港已不願意接受市民的訴求。若然我們容許警權進一步增加,事情將更壞,後果不能設想。

香港警察「公安」化

香港警察的行為越來越「公安」化,執行行動時透明度越來越低,不單處事沒有標準,更選擇性執法。筆者明白警察必須服從上司指令,但是很多市民是無辜的,採訪的記者也是無辜的。作為參與社會運動的人士,大家只想以和平的方式向政府表達意見。但現在的警權已經到達恐嚇式阻礙市民表達意見的地步,甚至嘗試阻礙新聞自由,意圖粉色太平。我們追求的已經不是自由和民主,而是公義。

曾偉雄但求上位,輈張跋扈,與民為敵。那種怕事的態度,擔心中央算帳,活像一頭小狗知道自己做錯事,卻整天在害怕被主人鞭打,貪心怕死一如懦夫所為。有這樣猖獗的上司,就有那樣的下屬。權力往往令人變得自私、狂妄和粗暴。黑社會大佬都懂得的道義,他卻不肖一顧 。筆者身邊也有朋友當警察,只想問他們,假設有一天,上司不是要你用胡椒噴霧,而是要你用子彈對抗市民,你們會怎麼處理?請想一想,香港的價值。香港是亞洲首個創立現代警察制度以維持治安的地方,若警察制度的價值消失淪為公安,香港便會和中國大陸一樣,法治將會同時消失。

現場有警察對準記者臉部拖放胡椒噴霧,防止警察濫用武力的場面被傳媒拍攝。
過去警隊的形象已失落

有些人常將「警察都是打份工」掛在咀邊,以為這樣的答辯是理所當然。邏輯是,職員服從上司的命令是工作份內,工作是無罪。以為執行上司命令,自己便可免除任何法律責任。說話理直氣壯,但欠缺思維。這種想法,並不適用於現代社會。難道打份工就可以與民為敵,埋沒良心?香港早在英屬時代行駛司法獨立,總不能用中國傳統邏輯判斷現代社會系統。法律是法治 (Rule of Law) 與治法 (Rule of Law) ,當法律和公義衝突,公義會取代法律。自由和公義是現代社會最高的價值,但是中國人仍然停留在為金錢工作的思維。說穿了就是自私。就是因為香港人常常將「都是打份工」掛在咀邊,對社會冷漠,愛理不理,令無知和沉默成為一種罪。

早前發生過一名警員處理一宗交通意外事件時遭掌摑的事件,明明警員是無辜的,但為什麼市民對該警員揶揄而多於同情?就是因為警察已失去信譽,市民不信任警察,人心惶惶。警察和市民本應守望相助,但曾偉雄的邏輯卻是與民為敵,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勢。要當他的下屬,定當將良心埋沒。一個錯的上司足以將一支警隊敗壞殆盡,扶邪黜正道烏合之眾,警隊就這樣被一個警務處處長摧殘凌忽至殲滅。

從 Lady GaGa 到 Radiohead 揭發香港背後的勢力


作日早上 Lady GaGa 香港演唱會公眾售票,兩小時內所有門票被排隊黨以拖延戰術購光。一班職業炒家瞄準這個市場,顧用印巴裔人士有組織性排隊購票,門票未公眾發售已被大陸買家大量接貨,實行囤積及借貨沽空,有炒家持有超過 200 張門票,令有心購買門票觀看演唱會的香港人即使通宵排隊數晚,也落空而回。

事件令筆者體會到香港背後的一些勢力比想像中來得可怕,這鼓勢力隨時大得操控一切自主消費的權利,甚至將香港價值完全毀滅。舉個列說,原本蘋果公司推出的 iPhone 在香港市場是公開發售的,但因為炒家利用電腦程式及顧用排隊黨大量訂購,導致市民不能從公開市場購得,蘋果公司也束手無策。試想想,假如有天炒家轉炒奶粉和大米,後果會如何?這並非不可能的事情。難道窮人沒有權利買東西?沒有權利看演唱會?

英倫搖滾的黃金歲月, Radiohead 、 Blur 和 Oasis 曾參加主張西藏獨立的音樂節,被中國政府列入黑名單,禁止他們到中國大陸演出。世界上不少樂團因為中國的專制及人權問題拒絕到中國演出,加上單位到中國大陸演出需要經過政府嚴格審批,因此不少樂團只會走訪香港及臺灣演出,令內地的歌迷瘋狂搶購香港的演唱會門票,最終令香港人無法購得門票。英倫音樂圈中, Radiohead 主張西藏獨立的態度最明顯,因為中國大陸的人權問題、西藏問題及被中共監禁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他們拒絕到香港演出。

Radiohead 無法來香港演出,是香港藝術、音樂及文化界別的重大損失。但筆者尊重他們的決定,因為明白到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已被多方勢力破壞。另一方面,他們認為臺灣是一個文明的國家,最終選擇到臺灣演出,臺灣是中國人的驕傲。中共在內地將 Radiohead 標籤為反華勢力,並越描越黑,令不少內地歌迷誤以為他們不喜歡大陸人,行為無恥。自 2008 年起中國政府多次血腥鎮壓西藏人民,促成全球抗議中國血腥統治西藏,世界上多支著名搖滾樂團繼續關注西藏問題。

搖滾即是愛與和平, Radiohead 是搖滾的英雄。香港雖然擁有藝術創作的自由,不過正被邊緣化。一些可怕的勢力正在阻礙香港的價值,中國大陸社會的不公義及種種違反人權行為,香港需同時蒙受損失。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香港必須重新檢討現行的《公眾娛樂場所條例》第六條有關炒賣門票的法例。另一方面,筆者希望主辦單位能正視門票炒賣問題,遏止同類事件再次發生。可考慮以記名制購票,例如每個身份證號碼最多只能購買兩張門票。相信此舉不單有利樂迷,更可保障公司利益。樂迷是希望以合理的價錢看到心愛的演出,看見很多樂迷迫不得已高價購入黃牛票實在有點痛心。

(補充:關注西藏問題的國際著名樂團包括 Red Hot Chili Peppers 、 Pearl Jam 、Björk 、Beastie Boys 、 Sonic Youth 、 Beck 、 Foo Fighters 、 R.E.M. 和 U2 等等。)

人民英雄無理外傭

民X聯(中間一字被示威者中指阻擋)衝擊新政府總部,並大施拳腳等激進手段令遊行演變成暴力。

微風吹拂的十月天,吹來陣陣愜意,本是野餐或郊遊的好日子。可是眼見今天不少香港人的作為,實在令人反感。我們最少都受過九年免費教育,究竟學到什麼呢?近日外傭居港權案闡述的一直是法律觀點,而非判斷外傭是否應擁有居港權的社會政策。但外間竟掀起多場反對外傭居港權的行動,將事實扭曲,甚至有人要求人大釋法。為什麼香港人會越來越反智?

香港是一個自由的社會,只要我們有能力便可以到各大領使館申請移民,外國人有能力一樣可以申請移民來港。當然世上是沒有無條件的公民資格的,而任何人申請居港權都應該一視同仁。當全世界人都有權申請居港權時,為什麼唯獨外傭就不能?因有外國人在港工作七年後能夠申請居留權,而外傭從同樣狀況下申請被拒,於是司法覆核,這是常理。難道外國人吃香,但當外傭就應該被歧視嗎?我們要完全是法西斯主義行為的排外嗎?未了解便先下批評,多麼反智。根本誰勝敗,居港權都必須經由入境處審批。試想想,假如你是入境處職員,你會隨便批一個沒法證明經濟能力的外傭的居港權嗎?

有司法覆核,正是香港有完善的法律制度,所以我們更加應該專重香港的法律理念。中學時有聽書的應該知道什麼是三權分立,即行政、司法、立法共存地位平等。外傭居港權案乃香港內部事務,不能以人大釋法解決問題。香港人請深入了解問題所在,我們必需尊重法律,遵循立法、執法、行政獨立及互相制衡的理念。如果一有問題就要釋法,我們便會慢慢失去立法的權利。若法律有問題是應該修補法律,基本法多弊病,應該透過立法程序解決,而不是每每要求釋法。

現在,政府意圖借事件將釋法合理化,一些政客以維護香港利益為題,固意挑起種族偏見,時勢「扮」英雄,博取選票。建制派試圖令香港的核心價值偏離,造成社會人士分化,長此下去香港會失去穩定,政府便可以借機會推出不同的維穩政策。香港人不要再笨了,我們要專重自己是個讀過書的人,真正用心關心事物,不應只看事情表面或報章標題,不求甚解便下批評。如果我們今天支持政府進行釋法破壞司法獨立,他朝後果必然自受。

伸廷閱讀:

外傭與華僑 - 灰記客
外傭居港權申請權案:正常判決 - MO's notebook 3.75G